綜合資訊 首頁 > 新聞中心 > 綜合資訊

解讀中央企業黨的領導、公司治理的最新精神
發布者:宣傳部 發布時間:2021-01-01 00:00:00 瀏覽次數:880 文章來源:李錦解讀國資新聞 字體:

解讀中央企業黨的領導、現代制度建設的雙重創新

--- 中央深改委第十七次會議關于國企改革的四點思考

李錦


以“權責法定、權責透明”替代了“各司其職、各負其責”,形成“權責法定、權責透明、協調運轉、有效制衡”十六個字的公司治理機制

國有企業改革有四個亮點值得特別關注

昨天,習近平主持召開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七次會議。會議審議了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以來全面深化改革總結評估報告。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中央企業黨的領導融入公司治理的若干意見(試行)》和其它一些文件。中央企業黨的領導融入公司治理文件是排在第一位的文件。關于國有企業有幾點新精神還是要說的。這是總書記為我們國企做出的新指示。

對于國有企業改革有四點值得特別關注:

第一,改革的新理論,應當學習研究。習近平在講話中指出,回顧這些年改革工作,我們提出的一系列創新理論、采取的一系列重大舉措、取得的一系列重大突破,是一場思想理論的深刻變革。科學回答了在新時代為什么要全面深化改革、怎樣全面深化改革等一系列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前幾天,我研究的國有資本和國有企業做強做優做大,便是一個新的理論。

第二,國企改革的三個階段值得肯定。這是一場改革組織方式的深刻變革。我在國企改革三年行動方案提出來時,列了一個表,分了三個階段。大家可以看一下:

解讀中央企業黨的領導、公司治理的最新精神

總書記講,“改革前期夯基壘臺、立柱架梁,到中期全面推進、積厚成勢,再到現階段加強系統集成、協同高效”,“方向目標清晰,戰略部署明確,方法路徑高效”。證明我在14個月前提出的“國企改革三個階段論”是符合總書記的新時代改革分段思想的。

第三,中央企業黨的領導融入公司治理的方案出來了。要完善體制機制,明確黨委(黨組)在決策、執行、監督各環節的權責和工作方式,正確處理黨委(黨組)和董事會、經理層等治理主體的關系。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明確要求:"推行公司制是現代企業制度的有效組織形式,是建立中國特色現代國有企業制度的必要條件。2018年底前,全部完成公司制改制工作,加快形成有效制衡的公司法人治理結構和靈活高效的市場化經營機制。現在,公司制改革不僅在形式上實現過渡,更要實質上得到深化。黨的領導融入公司治理,是公司治理的核心。

第四,第一次提出公司治理機制,內容是“權責法定、權責透明、協調運轉、有效制衡”十六個字。“權責法定”被列為第一位。這是一個突破。過去的習慣提法是形成“各司其職、各負其責、協調運轉、有效制衡”的公司治理機制。權威說法是2016年10月的國企黨建座談會。現在用“權責法定、權責透明”代替了“各司其職、各負其責”,公司治理機制創新并且固定,同時使得黨的領導在公司治理在法理上得到確立。

把黨的領導更好融入公司治理有了大文件

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國企黨建會議上指出,中國特色現代國有企業制度,“特”就特在把黨的領導融入公司治理各環節,把企業黨組織內嵌到公司治理結構之中,明確和落實黨組織在公司法人治理結構中的法定地位。

把黨的領導融入公司治理,是新時代全面加強黨對國有企業領導的根本要求,也是完善中國特色現代國有企業制度的必由之路。如何把這一政策要求轉化為企業微觀層面可操作的運行機制,成為當前深化國企改革領域探索的熱點。其實,2019年12月30日,中共中央印發《中國共產黨國有企業基層組織工作條例(試行)》,對國有企業黨組織工作作出整體設計和全面規范,回應了基層關注關心的重點難點問題,具有較強的指導性和操作 。但是,這個文件在專業性上還有待深化。于是,便有了昨天通過的《關于中央企業黨的領導融入公司治理的若干意見》,對于準確把握黨組織在各治理主體中的核心地位,準確把握黨組織研究討論重大事項前置程序的要求,把黨的領導融入國有企業公司治理體系,以高質量黨建推動國企高質量發展,將會有明確的要求。我覺得,職權法定是依法行政的基本要求,是依法全面履行中央企業職能的基礎。在依法治國的核心價值理念下,權責法定,權責統一,成為踏上依法治國更高臺階的階石。現在,把黨的領導列入職權法定基本要求,是依法全面履行黨的領導的基礎。后面權責透明,根據權責法定原則,這要求黨的領導的權力由法律進行規定,同時要求中央企業必須對黨的領導承擔法律責任,整個黨的建設應當處于一種負責任的狀態。責任行政中的“責任”不是通常說的責任,而是一種法律責任,不是政治責任和道德責任。其目的就在于置黨的建設活動于法律之下,從行為到程序、從內容到形式,都要透明。當然,權責法定、權責透明。不僅包括黨建,更是指產權與責任。

新文件將明確國有企業應當將黨建工作要求寫入公司章程,寫明黨組織的職責權限、機構設置、運行機制、基礎保障等重要事項,明確黨組織研究討論是董事會、經理層決策重大問題的前置程序。分層分類、因地制宜,把黨建工作要求寫入公司章程,寫明黨組織的職責權限、機構設置、運行機制、基礎保障等重要事項。厘清黨委(黨組)和董事會、監事會、經理層等其他治理主體的權責,準確把握黨組織在各治理主體中的核心地位,準確把握黨組織研究討論重大事項前置程序的要求。等等,會在文件中有更明確的規定。

明確權責邊界,要解決所有權和經營權的分離

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國企黨建會議上還指出,要處理好黨組織和其他治理主體的關系,明確權責邊界,做到無縫銜接,形成各司其職、各負其責、協調運轉、有效制衡的公司治理機制。

這里劃線的與上面劃線的,是一個完整的段落。堅持兩個“一以貫之”,把加強黨的領導和完善公司治理統一起來,處理好黨組織和其他治理主體的關系,明確權責邊界,這是下半句。

“權責法定、權責透明、協調運轉、有效制衡”是一個整體。由于公司治理系統具有調整人的主觀能動性作用機制,不僅有黨的領導,還涵蓋了股東(大)會運作機制,董事會運作機制、監事會運作機制,還有公司財務、人力資源、運營與管理、法務、產品技術研發等監管機制,因此,無論哪個國家或哪個企業,在公司治理結構設計方面都必須從機制設計的角度入手,方可改善和提升企業的公司治理環境。

近年來,"權責清單制度"快速進入公眾視野。表明公司法律治理關系的均衡機制、公司治理結構機制都在向深度進軍。我個人覺得,現代企業制度區別于傳統企業的根本點在于所有權和經營權的分離,或稱所有與控制的分離,從而需要在所有者和經營者之間形成一種相互制衡的機制,用以對企業進行管理和控制。現代公司的特點是所有者與經營者分離,要使這具有不同追求目標的兩者同心同力,既保證經營者有職有權,又不讓其脫離所有者的最終約束,這就需要好的公司治理結構來建立一種制衡關系。我國的企業在股份化和建立現代企業制度試點中,在法人治理結構方面有了初步的嘗試,但目前"一股獨占,一股獨大"的問題仍未有完善的解決方案,授權投資機構也沒有解決所有者缺位問題,只是向上推了一級,董事長的"法人代表"身份與董事會具體決策的特征相矛盾,很多問題都有待于解決。最終要做到有效制衡,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關 閉]

连码三全中准料